Monday, 8 January 2018

~2018了,別【等】!

半年之後,我又再次動筆了。這也意味著在這半年裡,我又有好多的心裡話想要記載的,也是因為最近諸事不順,讓我開始有了新的領悟,很多事情不是不知道,只是沒發生在自己身上,總得需要時間來學會“习惯”這所謂的“事實”,也可稱之為“現實”。

这些一宗又一宗的所谓“自然现象”,让我不得不学会慢慢的放弃我对“这里”所抱有的期望,就算是那一丁点,也已是测底。。。

在這半年前,我其實做了好多我從沒想過我能做到的東西。首先是,我花了大约3年又4个月的时间来完成了我的實驗,從這40個月裡,其實,我可以很肯定地說至少有60%(~24個月)的時間是純粹用來【等】的,或許有的人不明白,何為【等】?打個比方,一個完整的實驗裡,必定會用上多種不一樣的器材來驗證原料身份,這些器材價格非凡,當然只能夠和別人租借,這時就得【等】,【等】原主用完了,才輪得到我們用“記得我們是以租借身份到位,時必須給錢的”,還是得要時時刻刻看看主人家的臉色。接下來就是,機器壞的時候,【等】主人家禀報上頭派人來修理,往往這一修理都得花上幾個星期,所以【等】還是必然的;接下來呢,準備材料當然少不了一些高級準確性的器材,比如“weighing balance”,這些器材都是屬於學校的,往往都得【等】那些專門管理這些器材的人的允許,然後他們“有在”Office的時間,我們身為租借身份的才能夠進去用(你知道他們的上班時間可以隨時都讓你找不到人的嗎?),所以想用的話【等】。就這樣,【等】這一個字,變成了我PhD旅程裡的重要配角,而且這個【等】的價值是時刻都在“增值”的,試問有多少人能夠一直繳學費給這一個【等】字?當然,解決方法是有的,當然就是『錢』,什麼狗屁『身份』『權利』『地位』往往都不如『錢』這個字的效率那麼強大!!!沒錢,【等】吧!慢慢【等】!好,就這樣【等】完了,我的實驗也正式幹完了,接下來,我用了大約4個星期就完成了我的doctoral dissertation, 對!竟然是只有4個星期,這可謂是我人生一大記錄呀!可是,當時在我寫完後,我並沒有覺得特別高興還是成就感什麼的?因為,我知道我是時候要尋找我的下個旅程碑了!也還好,我這40個月裡的【等】,到最後還不會算太不值得的!



這40個月裡,我知道我真的很盡力,盡力在什麼?我盡量嘗試做我能夠做的,就算是人家說的“不會就不會啦,還要『假強』,死硬寫出一大堆爛東西!” 就算是這樣,這40個月裡,我還是寫了8篇main author和7篇contributing-author的論文(journals)(還有3篇還在被審查),我有很多時候都會很想強調我自己的觀點,所以往往都會被我老師批評,其實我相信他也知道或許我所要強調的會是對的,所以慢慢的,他也沒多大更改我所寫的文章。只要是我main author的文章,都會保留著我原有的想法,雖然這些我所main authorized的論文都只能夠published在Q2的journals裡,可是對我而言,應該要知足了,但我沒有很高興。很多時候,我會強調,就算是 publish論文,也很講究運氣,遇到八字相合的editor,那麼就算是再普通不過的文章都可能被接受,出來分分鐘會是Q1(關於這點,我已經見識和親眼驗證了很多)。這時候,世人都會以最普遍的斷定方法來說,你有Q1 paper嗎?『沒有?』『那你算老幾?』這不是“膚淺”,而是現今社會早已照就了一個過渡依賴“標準”的現象,剝奪了那些“有心人”想要繼續貢獻的一絲機會。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德五讀書,很多東西真的需要學會看開,而我還在學著。當然想要論文被接受,還是很需要【等】,只是這不是無緣無故的【等】。每個過程都會被通知,等待reviewers審查(~2到4個月),editor的決定,改回來了,幸運的話,需要minor/major corrections(~1到2個月),然後再重複以上行程。所以說,要嘛就自己寫的快,要嘛就靠運氣了,至少半年吧,一篇屬於自己的論文才會順利的誕生!!【等】字,已經無所不在!


2018
2017
2016

再接下來,也就因為我成功的研發了一個算是新的藥方,所以老師就為之申請了一個專利。在這之前,我有一直問他,『你真的相信我的data嗎?』『絕不後悔?』『如果人吃了沒效,咋辦?』『值得嗎?』種種問題,我想了又想,這一筆錢花的值得嗎?申請專利除了吃時間之外,還需要巨款,假設花在一個日後沒有作為的東西上,那不如把那錢捐去做慈善了。可是,既然老師最後還是下定了決心,那好吧。反正,這也是個大好機會,讓我學會多一個東西,從頭到尾包辦。 這個專利申請更是得【等】,而且一等就是2至4年,需要這麼一段時間的審查後,專利才能夠獲得批准,才能夠走入市場,只希望這真的能夠解決一些當今醫學界的一些問題,這【等】才可算是值了!






好吧,就這樣,這一切的一切都已經完成,把我最後的那本dissertation交上去的那一剎那,雖然說可以被稱為Dr.了,可是之後一連串的『狀況』足以讓我覺得Dr.了又怎樣?!Dr.能向人要口飯?Dr.能換一份理想薪值的工作嗎?Dr.能換錢嗎?如當初所料,這才是剛剛人生『黃金路段』的第一步!
這些所謂的『狀況』其實都只是發生在這一兩個月裡,但足以秒殺我對“這裡”的期望!!
眾所周知,交上了我最後的那本dissertation給學校IPS後,就應該要能夠得到一張『PhD verification letter』,之所以需要它就當然是為了求職。好,就當我拿到了這封信後,我就開始發派我的resume,list of publications, cover letter, certificates去所有我想要應徵的faculty。這個時候,我得到的唯一答案是『no vacancy,we will keep your resume in the pool until the opening.』好吧!既然如此,當然的,學校不管哪一間faculty想要請人都必須得通過human resource,好!我就直接把我的documents直送去學校的HR。那時,坐在櫃檯的那位小姐,我問她,『USM有沒有想要請人呀?』,她說『要啊!不管lecturer 還是post-doctoral都要』。那我再問『目前,我拿到的PHD verification letter足以申請嗎?』,她又說『當然沒問題』。好吧,我再問『大概幾時可以知道答案?』,她說『ambil masa sikit la』好吧,這樣我就只能不定時的follow up了。
過了幾天,完全沒回复,我打了個電話去HR問『我的申請怎麼樣了?』,這時是另外的一個專門管理post-doctoral的女生說『我們檢查過了,可是你沒有senate letter,我們不能夠process的』我說這是什麼情況,如果說這張『PhD verification letter』都不足以讓我在自己本身的學校申請工的話,那麼我拿來幹嘛?!一堆解釋後,我也只能夠接受和【等】。這是,當然是得想辦法問問看IPS幾時能夠給我senate letter了,那邊的人說12月就可以拿到了,因為我是10月份叫final dissertation的,所以來得及進入他們11月尾審查的名單。我在想,好吧,反正不久。
我就在12月頭,打過去問幾時可以拿senate letter呀?這時,那個人說『your name is not in the list ya, i think the reason is due to your school department people didn't send us your complete documents』靠,什麼情況!沒關係,我就只能逼不得已的接受這沒有源頭的理由,就問我幾時才能夠拿到呀? 他說『bulan 2 la, sebab kami punya "senate meeting" dua bulan sekali sahaja, kalau you punya name masuk list january, then february boleh dapat la』雖然,我當時很想要XXXXX,可是我還能怎樣?!【等】
同時間,我得找個老板(professor/associate professor level), 因為post-doctoral這個職位只有這兩個頭銜以上的才有資格請。這時候,當然就要看人臉色啦!有一個ass prof,很明顯她很想一個人來幫她做project,可是她說她的contract 2017年到期,只有能夠續約下去,她才願意幫我申請post-doct。我當然只能順從!等2018。結果她續約成功,可是因為她是屬於half retired的contracted lecturer,是不能幫我申請post-doct幫她做project的。其實,我早已預料到,所以我又找看看別的希望。
我一直和我老師說,為什麼我一直想要繼續在這裡,當然其中是因為『地理』和『人事』關係,這裡認識人做事當然隨心應得呀,講了好多好多,我老師有幫我找了一個很有潛力能夠幫得到我的人。好,這個人也很願意配合,基本上到目前為止已經是萬事俱備,只欠東風了。那麼那個『東風』是什麼呢?去年原本就已經申請,可是HR有說,年尾了,等明年的vacancy吧!那麼,dean也只好先hold on。
好啦,好不容易等到了今年2018,我就打算再問問HR是否可以申請了?這时他們又說【等】,理由是:現在剛剛年頭,我們還沒有估計budget,不懂有沒有opening。我就接下去问那大概几时可以知道有没有budget?他們盡然只能說『kami pun tak tau, mungkin ambil masa sikit la』。我當然很清楚“這裡”人一路的作風,所以就問他『tengah tahun ke?akhir tahun?』他就說,有這個可能,所以就說【等】,這是一個無期限的【等】,估計人類懷胎十月的造人計劃都比這有效率!


坦誠說,如果這就是【效率】,那麼“這裡”就永遠都別再想與世界強國並肩,別再想什麼QS world ranking Top 100, 別想要經濟蓬勃,別想要“這裡”人能夠做出任何驚人貢獻,連一所小小的政府大學都管制得那麼有【效率】了,就別想這整個國家了!講到QS ranking,對!!!就為了這樣一個,“這裡”就一直收納外國學生,完全不管素質,就因為“收越多外國學生,ranking就會越高”這個所謂【標準】,甚至連聘請lecturer也先考慮外國的!請問【你】有想過本地的嗎?!多少個能夠做事的就只等着一個機會來貢獻給自己的祖國,可是那機會呢?就是要我們無期限的【等】。到底什麼情況?!
或許有人會說,“別怪人,因為你不夠強大”,請問強人還沒變強之前是什麼?再加上【你】懂的,本地人絕對能夠做比那些所謂【標準】外國人能夠做到的還好幾倍吧!!不然,哪來的【人才外流】!!就因為【等】!!
我真不希望我是下個出國的那個,雖然我不是人才,但我可以很盡力的把能夠做的和該做的做好,這團“火”是【標準】裡沒有的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