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7 May 2017

那,已是曾经。

曾经的我,对很多的人事物都放了很多的感情、真情,可是往往发现那个“某一天”的到来,伤到的竟然是自己。就这样,渐渐的,我学会了不再认真的对待那些不属于我的东西,就算是一笑了之我也不会觉得惋惜。当别人对我好时,我也很自然的围起一道很厚的墙在我身边。因为,我不懂我的心,还能承受几次那一种的“伤”。或许,这也是我的天性,


我一直都说我们一直不理解为什么那些人那么傻,人生那么多条路,尽然选择了轻生,一了百了。你知道吗?往往留下来的是最痛的那个!


关于这一点,我曾经也问过我自己,如果某天我是那个人,我会怎么样?我会不会也就这样一了百了?我们不能随口说他/她是笨的,因为我们永远不知道到底真实情况是怎么样的?或许他/她曾经有多么的努力,想要乐观地面对那一切,可是身旁太多的消极日日夜夜的缠绕着,那个滋味,真的只有发生在自己身上才会懂。“假设”是不该存在的。


我不懂为什么忽然之间就那么想把这些都写在这里,或许是想,在哪一天时,会有哪个人看得见真正的我吧。


话说,现在已经是我就读科研的第三年了。潦草的说,我的研究已经做到九九十十了。该做的,不该做的,我都做了。科研这一饭,付出的绝对远远超过我所觉得能够得到的。 多少个夜晚,是独自看着车里的天花板入睡, 多少个早晨,是我把还没睡醒的闹钟给叫醒了,多少个夜晚,我得拖着半醒的身子走到电脑前把急要的文件给通宵完成,每一天都不停的在做,不停的在想是对是错?不停的和老师起争执,甚至有一度我以为我要被驱逐了,完全领悟到坚持和执着真的只有一线之差,还有那么多的那些,我,委屈了吗?对我而言,人人都有本难念的经。自认我本来就不是这块料,可是偏偏上天又为我打开了这扇门,是对是错,是喜是忧,没人能懂,可是既然选了,我必定要把它走完,哪怕体无完肤,遍体鳞伤,都要把那张纸带回来。这一路,多少的冷嘲热讽相随,算了还是得坦然面对,很多时候,沉默是最好的武器。我还在学着。


说到这里,为什么说是上天一次又一次的指引着我走向这条路?一直以来,小学到中学到form6,在课业上本人就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态,完全只把求知欲放在课外活动上,学业,我看是算了,开心就好,这是我当时的想法。之后还好,上天对我不薄,以我那种连母鸡都可能甘拜下风的高度产蛋率的成绩,竟然还有一所大学肯收留我,而且还要是给我一个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我感兴趣的科系。我学习道路上的转泪点就在我的第一科学期出现了,那第一个大学的学期,我还是没改变,有得玩就玩,完全没有意识到“这是我人生的最后就读的一站”。就这样马马虎虎的过完第一个学期,成绩放榜时,尽然得到了一个我不曾想象过能够认识到的点数,对,3.84!那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个点数!!!自此,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。我开始注重成绩,我一有空就会读书。在那边,很庆幸的,我认识到很多很多真的很强大的人,当然当时有一个华人老师也把印象刻在我的脑海。看见他们,我发现原来一直以来我蹉跎了那么多的岁月,13年里我到底学到了什么,此刻,更让我觉得我现在在大学只会读书是不够的,要学会抓住平衡点。自此,我参与了很多不同的球类比赛,团体,学会,确实交际是很重要的。当然,我参加了好多,也参与了一些表演,自然的我读书的时间变少了。之后,我养成了不过夜半2时不休眠的习惯,导致很多时候早课都打瞌睡,慢慢的那一刻开始,我发现我开始脱发了,反正不严重,我也没很理会它。就这样,我的成绩都保持着,一切都还平衡。

就这样,我慢慢的觉得我非常看重成绩,我也发现我有着输不起的心态。所以,我都一有空,运动回来小睡过后,就读书。曾经,我的脑海一度告诉我要把facebook关掉,因为太浪费时间,我的朋友说我疯了。当然,我知道这个压力是我自己给自己的,因为我一直在想这是我人生的最后课堂上的冲刺了,就去到完吧!直到有一次,在图书馆里,由于当时会有连续几科大考,所以分秒必争。我当时很累了,我自己知道,就在想小睡(披在书桌上)几分钟应该没关系。结果,一披下去的当儿,我的脑海尽然不停的出现那些还没复习完东西,是不停的出现,完全没有了睡意(可是当时是非常累的了),反而有一种要崩溃掉的感觉!还好的是,当时,我自己知道不对劲了,一定要抽身,出去外边走走吧。。。就那一次,我完完全全明白为什么报章上时常出现的那些百思不解的悲剧。。每一次的考试前,因为知道本身的资质,我至少都会重读超过5遍,才会很有把握的去考试。我不懂这方式是对是错,反正我就使用了。就这样,我发现原来我是能的,我有努力,而且非常努力,相信我的室友都觉得我不正常吧!就这样,那一届毕业典礼,我拿到了我人生中最高荣誉的一个奖。其实,很多东西,冥冥中已经安排好,如果不是小时候那再适合不过的环境,场所,让我学会了堪为多种的球类,再加上我如果那时不自觉唱歌其实是兴趣,那在这大学的4年,我根本就什么都不能!什么都不会!那一刻,其实我很感谢我自己以前小时候什么都想试的心态。

好吧,我时常提醒自己,不管曾经有过多么强大的成就,绝对不能够停留在那里,甚至不必重提,因为那个逗留,往往就是前面成功路上的绊脚石。所以,我只也不会提起,我写在这里,是想提醒以后,或者是某一天,当我遇到挫折还是重重考验时,可以看回曾经我也是有努力过,不可以放弃!!!



就到这里,下次有机会再接。。。





Wednesday, 3 May 2017

简单点,不行吗?

每一次,当我想到要写blog时,也就是意味着我有很多很多压抑在心里的话想说,可是就是不能够随便地说。


真的很多是说不出来的。可是有很多很多话想要讲。


距离上一趟已经是3年前的事了,这3年,我有进来这里逗留了好几次,每一次想要动笔时,我的心又动摇地说,反正写了也改变不了什么,反正这里也不是我真正能够发泄的地方,那又何必花时间在这里呢?就这样,告别了。


我都把那压抑着的一切唱出来在“欢歌”里了,虽然那只是业余,可是确实是本人认为最有效的方法了,“欢歌”里有人问我唱了那么多首,而听过我的作品的寥寥无几,不会觉得无奈吗?对我而言,我都不在乎是不是有人听见, 就像我写在这里一样,反正里头我唱过的每一首都是我当下释放出的感觉,每一个撕心裂肺的伤。别人没有义务知道呀!


难道就是没有什么高兴的吗?


这一点,我确实问过我自己,怎么就不能往好的想,把开心的放大,伤心的缩小,因为不管再小的伤,持续去想它,那个痛是不会消失的。我有说服自己,那些种种问题到底是否因为我而存在?我应该要学会放下!没错,确实以本身的天性,这一课确实很难,不过我会很尽力,因为它是我的死穴。我时常很容易在意别人对我的批评,而反复的思考我是不是真的那样?从而,我一直提醒我自己,要学会换位思考,要学会客观,不可以凡事一意孤行,也不能孤芳自赏,反正自命清高的那种是要不得的。反而,这一点我发现我学会了,自此,我不再果断与任何一件人,事,物,我都会说,没有任何一件事是“100%”的。 每当别人问我意见时,我都会给好多灰色地带的答案,可是,在我人生的哲学里,其实只有“黑”或“白",“差不多”这个词对我而言,太虚伪了。


到底我的问题是什么?所面对的是什么?


这个答案,恐怕永远都不会出现,只能把它种在心房里,最好永远都不要浮出来。我曾经在想,我这样下去,是不是一种病?忧郁症?反正我好像都很悲观。不是,这是我给我自己的答案,反正就是没有灰色地带,因为我还活着,这一切都不会是问题,时间会让我消磨掉这些该死的负面情绪。


写到这里,我重读了以上所写下的,是否很凌乱,为什么会这样?


本身其实是有答案的,这3年(更别说之前的了),我看见了很多,感觉到了很多。从我得到过的,从我失去过的,从我牺牲过的,从我给予过的,那每一刻都贡献着我现在的每一块脚步声, 虽然我现在完全没有任何立场把我所想要的,所觉得应该是那样的,发表出来。不过还是很希望未来有机会说出来,那曾经的我是那样觉得的。


每一个人都需要机会,能的话,给个2次,那已经足够看穿一个人!


最近的这一次langkawi之游,我跟着一班我自认为要好的朋友一起出去了,不懂是不是我个人太敏感?每一个人都变了,反而那些说话直爽的没让我心房建起保护墙作用,曾经这几个朋友当中有一个这么问我:“你给我的感觉就是,你时时刻刻都把自己收得很紧,不想别人进入你的内心世界。”关于这点,为什么会这样?这要归功于我以上所提到的死穴,我会轻易地在乎别人对我的意见,所以每一次我还在想着要把我想要说的那些脱口而出的当儿,我的头脑又把它们化成“省略号”了,我都抱着那种“不管我的事,我不应该乱发表”或者是“我对别人的事没有兴趣”。久而久之,我相信我旁边的人都会觉得我是自私的,我很多时候也告诉我自己,我应该学会自私,在某种程度上,我应该活的更加自我,不然做人会很累,真的!!!经过7年之后的那趟好友旅行,我肯定我没看错,我没归类错,他们是其中一群我值得相信的人。从我的笑容,应该就是那样的!!!


好的朋友,不需要有说不完的话题,而是就算之间没了话题,也不会觉得尴尬。


虽然,我和最好的那群都没时常见面,可是我知道他们都懂的,曾经二话不说的帮过我,当然我也有帮过他们。当然,好的朋友,从来我没奢望过需要很多,哪怕有个2-3个,就已足够。


好吧,就暂时写到这里,看几时有空再回来。。。